万聘网

公司倒闭,员工失业,没有比2020更冷的春招

发布于:02-28

2020年的春节,是近几年中与元旦相隔最近的一次,同时也是最漫长的一次。

当家家户户都在准备着,如何迎接这个早到的春节时,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将一切“中止”,所有正常的工作岗位流转纷纷停滞,企业、员工都被定格其中。

在经历了一个月的全民抗“疫”后,时间的齿轮开始复转,有人重回岗位继续工作,有人却在疫情之后面临失业的风险,还有的则开始了新的职业规划。

裁员、倒闭,疫情下老板难熬

本是“金三银四”的春季招聘旺季,如今变得比冬日山谷还冷清。

复工十日后,就业市场新增的招聘需求比2019年同期减半,平台上活跃的求职人数也同比下降了30%。

连公司都可能熬不过寒冬,有哪个老板有心事花钱雇人。

2月8日,北京K歌之王和兄弟连相继宣布倒闭。

要知道,兄弟连是中国最大的PHP培训学校,曾获得1.25亿元的投资;

K歌之王号称北京最好的夜店,国民老公王思聪曾一晚豪掷250万。

他们的倒下,只是2020年很多破产公司的缩影。

更多企业时在紧裤腰带过日子。

2月10日,尽管银行掌上还有10个亿,新潮传媒决定裁掉500个人,包括20名管理者。

没一分钱收入实现开源,裁员变成老板手中最容易截流的方法。

根据智联招聘的调查,30.4%的企业表示将会减员缩编,还有29.68%无法为员工按时发放薪资,无影响的企业仅占17.81%。

另外,惨淡经营下,降薪、合同违约风险、裁员也成为企业不得不面对的问题,10.64%的受访企业面临着破产或倒闭的风险。

求职者,剪不断理还乱的困局

疫情刚刚爆发时,有人调侃:

2020年,最大的愿望,不是买房,不是买车,更不是诗和远方,而是活着。

鼠年有份稳定的工作,成了很多成人做梦都会笑醒的奢求。

2月5日,京广铁路,湖北湖南交接处,有铁警发现两名男子,背着大包小包走在铁路上。铁警上前询问才知道,这两人来自湖北,此次出行时为了赶去深圳上班。

由于湖北省各种交通工具已经停运,他们决定步行抵达湖南再乘车去深圳。

被发现时,已经整整走了7小时。

更心酸的是,铁警听完他们的经历和打算之后,才发现他们方向走反了。

这些新闻下有上千条留言,很多人谴责他们乱跑,关键时期给国家添乱。

但是,面对每月几千块的房贷,上有80岁老母需要照顾,下有5岁孩童需要养育。

没肩负生活重担的人,没法理解失去工作的痛苦。 

可悲的是,即使他们能顺利到达,也面临被裁员的危机。

2月14日,凌晨刚过,刚复工的秦程也和平时一样,起床出门,九点半到达公司,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。

但他没想到,就在这一天,自己的月薪变成了1540元。

在偌大的北京,这点工资连租房都不够,甚至都不如实习生。秦程说:“人力资源行政部门没有给我们任何通知,也没有协商和沟通,只是让自己的直属领导发了一封通知书。我们都是有房贷、车贷的,这1540元根本无法生计”,

被突然降薪的秦程,在花生好车公司工作,隶属于捷众普惠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,在核心技术部门任职。部门共有大约150人,此次部门内收到降薪消息是60%的员工,至少有70人。除此之外,销售部门的工资也整体降到1540元。

秦程说:“销售还会有其他奖金绩效,但我们开发部门没有,原本有的人工资好几万,这次这么大幅度的降薪,实在是苦不堪言啊。”

为了得到应有的权益,秦程和同事们并没有在家待岗,而是选择来到公司,自己找些事情做。

随后,秦程等人陆续发现自己已经被关闭了考勤打卡权限,公司的企业微信也被除名。在2月18日,公司还强制关闭了员工的企业邮箱和开发的技术账号。

甚至已经有好几个同事,接到了曾和自己公司合作的猎头公司电话。

除了没有正式的离职声明,其他都形同已经被裁员。

“公司对外宣称,只有20%的待岗,已经和员工协商了,但实际情况根本不是这样。因为根据政策,在这个时候中小企业不裁员,可以申请返还一半的失业保险费。”

同事们认为,从某种意义上说,公司是在变相逼迫员工自己离职,并且有同事去找CTO沟通,诉求说经济紧张,CTO则直接强硬回应:经济紧张你去找工作去,公司赔不起。来到公司一年多的秦程,原本还期待着14薪、年终奖,现在只想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。

尽管秦程拿着1540元的最低工资,刘庆却羡慕他。

刘庆告诉每日金融:“由于效益不好,老板已经欠了2月工资,年前辞职准备年后换工作。”

随着武汉封城市,各地延期开工,一场疫情打乱了刘庆所有计划。

如今,呆在老家的他,没有一分钱收入,每月愁2000元的房租。

招聘市场的马太效应 

东边日出西边雨,尽管2020年春招的规模和人数下降,但部分职位和行业,实现逆势增长。

据有关数据,自2月3日以来,市场平均社招薪资高达9212元,比2019年增长19.8%。 

不但没降,反而升高,被企业抛绣球的,是部分中高层管理者职位。

联网资深人才顾问Una说,她近期工作中接触到的一些中小企业,都在紧急招聘高管职位,基层岗位的招聘大多被延后,对公司战略部署有影响的职位是招聘的当务之急。 

对于互联网大厂来说,每年的招聘需求在上个年末就已盘点完毕,企业如果没有受到重大的影响,基本不会更改招聘计划。 “虽然互联网旅游平台受疫情冲击很大,但更多的是暂时性的利益受损。

对于这些公司,当下会把运营岗的招聘延后,而公关、市场类岗位的招聘需求并没有受到影响。” Una说对于中高端公关、市场岗的需求,目前大厂更倾向于有政府、医疗资源的候选人。

除了某些关键职位,互联网医疗、在线教育、远程办公等领域,在疫情期间更是一枝独秀。

就以在线教育举例,它对人才需求,自2月初以来得到了迅猛增长,新增岗位数比2019年同期,超过78%。

首先,在线教育受益于政策。

在教育部强制要求下,全国各地的学校纷纷开启“停课不停学”,亿万线下教室搬到线上直播。

无论是线上教育头部平台新东方、好未来;还是被教育部钦点为中小学线上课堂的钉钉;亦或是抖音、快手、千聊等直播软件,都获得爆发式增长。

 成都某线上教育平台张强告诉每日金融,“这个月,我已经超额完成10万的计划。因为大家都没事儿干,在线学习也是一种杀时间的方式。” 

业务暴涨,当下的员工不够用,各大线上教育平台纷纷抛出橄榄枝,高薪聘请线上讲师。

除了线上教育,凡是与“宅”相关的“宅经济”,也受益于人们不能出门

快看漫画相关负责人说,目前疫情对招聘基本没有影响,各业务部门的岗位需求并未缩减,反而因为平台数据的增长拉动了招聘需求。

马太效应说:强者愈强,弱者越弱。

公司给求职者offer,老板给员工开年薪百万的高薪,不仅仅是我们能力优秀,还受稀缺性影响。

正所谓物以希为贵,能提供独家能力的人,才不愁没饭吃。

 结语:

任何时候,没有容易的职场人。

如果公司没有倒闭,还有经营能力,建议先观望,维持自己的正常生活水平。

与此同时,学会“骑驴找马”,看看新机会,但千万不要裸辞。 

对于那些已经离职的人,只能开源节流,用尽全力活下去。

雪莱说: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

眼里不能只有疫情时人才市场的萧条,还要看到阴影旁的阳光。

自2月17日起,包括深圳、杭州、广州、宁波等在内的当地企业终于等来了复工“绿色通道”,政府纷纷推出交通和复工补贴,希望以此吸引第一波复工潮。

嘉兴市政府更是包机接154名四川员工回市复工。 在各地满满的“复工元气”中,经济引擎开始重新加速。 金三银四的招聘季或许会迟到,但疫情结束后,招聘市场必将迎来触底反弹。 

阅读 83